“羽毛球教父”:又偷鸡毛又养猪的,冠军不好当

发布时间:2013-07-19 14:07   责任编辑:zhangliping

  广州之所以成为享誉国际的羽毛球名城,除了办赛“大满贯”以及拥有超过300万羽毛球人口外,还因为广州曾培养出多名奥运冠军与世界冠军。“广州羽毛球教父”傅汉洵膝下高徒无数,被誉为“无冕之王”的他遗憾未能站上世界冠军领奖台。不过,这个遗憾通过他过去三十载的兢兢业业得以弥补,他曾教出众多羽毛球名将,其中冠军级人马包括吴迪西、关渭贞、劳玉晶、林燕芬、张洁雯、谢杏芳,且听他诉说那些年广州羽毛球运动员艰苦奋斗的故事,以及细数世界冠军们的童年囧事与过人之处。

  上一代学羽毛球条件艰苦难以想象

  冬天里训练馆室温超过30℃

  上世纪60年代,傅汉洵与队友汤仙虎、侯加昌有着“无冕之王”的称号。上世纪70年代初,傅汉洵因为腰椎问题退役,他接受组织安排,成为广州市业余体校的一名教练。1973年,他转任广州中心体校教练。1978年,广州羽毛球队成立,傅汉洵出任教练,从此翻开了广州羽毛球辉煌的一页。

  “广州的羽毛球事业,在上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非常单薄,在当时困难的条件下,要开展这个项目确实很不容易。”回想当年,傅汉洵不禁感慨万分,“我年轻的时候从印尼回来,带着崇高的理想,希望以一技之长为国家出力,让中国的羽毛球运动能够在世界上称雄。”他坦言,自己是带着遗憾结束运动生涯的,他因故未能参加世界比赛,无法成为真正的世界冠军。“当上教练后,我希望教出优秀的学生,让他们去完成我的世界冠军梦想。”

  傅汉洵多次强调,广州盛产世界冠军不是他一个人的功劳,尤其要感谢的是多年以来默默耕耘的基层教练与老师。“当时体校的经费非常紧张,在普通学校开展这个项目的困难就更大了。很多学校的老师没有羽毛球,找我们支持,我感到很不好意思,因为只能把在体校打得只剩下几条羽毛的球给他们。”说着说着,傅汉洵苦笑起来,他认为当时条件的艰苦是新一代想象不到的。“老师们拿到我们的球之后非常高兴,更动员家里养鸡的学生贡献一些鸡毛,勉为其难地把羽毛球改造成鸡毛球。”要知道,当时能在家里养鸡的家庭,条件还是算不错的,当时有家长纳闷了:“怎么鸡身上的毛越来越少?”原来那些学打羽毛球的孩子们每次总是偷偷拔毛,直到老师出面解释,家长们才恍然大悟。

  “有时回想起来,学生们也非常不容易。在中心体校时,为了改善生活,学校提倡队伍养猪。学生每天5时多起床晨练,到7时结束,8时到12时上文化课,下午进行有球训练。”傅汉洵告诉记者,在7时到8时之间,学生们不仅需要整理内务和吃早饭,还要轮流喂猪,“当时我们还不是专业队,每天的伙食费不高,但是学生们非常刻苦。训练条件之差,也是现在无法想象的。”当时中心体校羽毛球队在瘦狗岭的51中礼堂训练,这个礼堂的窗户在“文革”期间被全部破坏,学校方面想尽一切办法保证训练不受风向影响,最后买回砖头把全部窗户封上,只留下一个出入口。“几十人同时训练,旁边还有乒乓球队,空气难以流通,冬天的时候室内的温度都超过30℃,到了夏天(炎热程度)可想而知了。” 

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

  林燕芬精灵型

  张洁雯力量型

  傅汉洵眼中的爱徒:

  林燕芬精灵型

  张洁雯力量型

  

版权所有 92体育网   苏ICP备13018908号 首页| 关于我们| 广告服务| 招聘信息| 联系我们| 免责申明| 友情链接|